苏州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刺客的夕阳

发布时间:2019-09-13 05:14:15 编辑:笔名
摘要:读《史记》的时候,我在想,荆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每个人心里的荆轲都不一样,你的呢? 一
荆轲看着杯子里的酒,酒陈而甘冽,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迷恋这样的液体,而酒这种东西又是多么的神奇呵,每次感到失落的时候,喝下满满的一杯酒,当那酒慢慢滑落到喉咙里的时候,烦恼仿佛就少了许多。于是,他满满的又为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燕国的集市是个繁华的地方,人来人往的,有腰缠万贯的商贩,也有沿街乞讨的乞丐,有靠卖冰糖葫芦为生的小贩,也有卖柴度日的伙计。然而偌大的一个世界,荆轲却找不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心里一种英雄末路的失落爬上心头。正是由于这失落,他在集市里遇到了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高渐离握着手中的刀,刀长四尺。刀刃锋利,刀口向下,他握着它,迅速而有效地把刀投入一条高约一米的狗的身体里,于是他听到了来自身后的掌声:啪,啪,啪!
“好刀法!”这是荆轲对高渐离说的第一句话。
我在古书里读过“庖丁解牛”的故事,一直感叹庖丁杀牛的技艺,想不到今天能够在这喧闹的集市看到这样精妙的刀法。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喝一杯!
高渐离仿佛已经醉了,他的脸也红了,红得就像即将落山的夕阳,可是他依然还在喝,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特别的想喝酒,很久没有这样尽兴了,也很久没有像这样醉过了,今天,他特别想醉。其实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都想醉,因为他遇到的是荆轲。
酒逢知己千杯少。遇到知己,谁能不豪情万丈呢?酒是要喝的,看你遇到的是谁,和谁喝酒,好的酒要和好的朋友喝,也只有能够了解彼此的人,才能够喝得那样的开心,毫无顾忌。荆轲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高渐离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回头看到荆轲的那一眼就认定了他将是自己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听到琴声一样,你能从那种乐音里听出他在想什么,就像当初的钟子期听到俞伯牙的高山流水,理解了那种流水里的志向一样,高渐离也相信荆轲能看出自己心里所思所想。
酒杯又空了,可是他们还在喝,荆轲,还有高渐离。喝到高兴的时候,高渐离拿出了那久已没有再动过的筑来,用一节木片在上面敲了起来,筑随着他的敲打发出“铿,铿,铿”的声音,渐而又变换了一种激昂的节奏,荆轲也不禁把酒碗倒扣了下来,用竹筷敲击,高歌:鹏鸟生梧桐兮求明主,不遇兮蛟龙伏潭中。
人来人往,看着这对疯子一样的酒鬼在唱着莫名其妙的歌,敲着杂乱无章的乐曲。然而没有人能够明白,英雄又岂是别人能够明白的?他们依然再喝着,唱着,敲着。旁若无人。

盖聂的手中也有剑,剑长三尺。可是他记起曾经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把剑时,他的心里就会莫名的感到恐惧,他记得那一剑,也记得那个人,那个叫荆轲的年轻人,他记得那次比剑,也记得荆轲的眼神,后人说盖聂把荆轲打败了,而只有他自己明白,是自己败了。那不是一把普通的剑,而是一个侠客才会有的剑,那也不是普通人的眼睛,只有侠客才会有那样充满杀气的眼睛。高手过招,往往看架势就可以知道谁胜谁负了。
荆轲当然也记得盖聂,记得他手中的剑,记得他的眼神,当然,记得最深刻的还是盖聂那种敢于承认自己失败的精神,一个真正的英雄不但要追求胜利,还要有敢于接受失败的勇气,那样才算是真正的英雄。盖聂无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那场论剑是荆轲这辈子最难难忘的比试。结果已经不重要了,有人说荆轲被盖聂吓跑了,人们也就道听途说地认为,是荆轲败了,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成与败,功与过,谁又能真正的明白呢?然而荆轲记得临走的时候盖聂说的那句话:你的剑不应该只是用来找人比试的。而是做更重要的事情!
“做更重要的事情。”然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呢?

酒杯,干了。
高渐离知道荆轲就要得到展现自己的机会了,就像宝剑一样,在剑鞘里藏了太久之后就要出鞘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高渐离知道荆轲的光芒将脱鞘而出,照亮大地,因为太子丹回国了,在秦国受了太多气的太子丹回来了,是逃回来的。高渐离很了解这个人,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在秦国的时候曾经受到秦王的百般羞辱,有一次秦王就把他当成马来骑,他又怎么能够忘记这样的耻辱?何况即使他不去找秦王,秦王也不会放过他的。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秦国和燕国的实力悬殊太大,要用武力那无疑是以卵击石,所以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效仿古时候曹沫行刺齐桓公的典故,要挟齐桓公归还被侵略的土地。
想到自己的朋友即将被重用了,作为他的朋友,高渐离是高兴的,所以他又想喝酒了,大碗大碗地倒满,然后倒进自己的喉咙里面去,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抑制自己心里的兴奋,所以他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荆轲也在喝,一边还吃着高渐离做的狗肉,狗肉成片状,薄三分,荆轲吃着狗肉,也在欣赏着高渐离的刀法,那是一种真正的艺术,是真正懂得刀法的人才能明白的艺术。当然,他也在欣赏着高渐离的厨艺,他做的狗肉也是一绝。
他们不说话。
可是他们彼此已经懂得对方在想些什么,这就是默契吧,是一种朋友间的默契,也是英雄间的一种默契。彼此懂得,那语言存不存在又有何妨呢?所以高渐离依旧在喝酒,一杯接着一杯,荆轲依旧在吃肉,一片接着一片。
酒杯,又干了。

太子丹见到荆轲的时候田光已经死了,田光用死来成就了荆轲。
英雄们的思维总是让人难以琢磨,可是高渐离能够明白,田光的死是一种必然。
高渐离曾经听说过田光的事迹,那还是田光二十几岁的时候曾经创下过连杀十八个剑客的记录,那些剑客都是高手,可是却都死在了田光的手下了。但是毕竟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田光已经一个甲子的年岁了。人不能不服老,岁月不饶人,田光当然也不能避免岁月的侵蚀。每当他照着镜子的时候,看到头上的银发,他知道,自己是真的老了。在岁月面前,谁也没有办法逃避。
太子丹也听说过田光的事情,所以他第一次就找到了田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田光,于是田光死了。
太子丹见到他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对你说的是国家大事,你千万不要泄露出去。”这已经说明他并不是十分相信田光。所以田光的死已经成为一种必然了。另外的一个原因也只有荆轲和高渐离才能够明白,那就是田光想保留着自己的名誉,一个人,一个特别出名的人,想要永远不被人忘记的办法,那就是让人接替他活下去,好比一个剑法超群的人想让自己的剑法流传下去一样。
荆轲完全可以做到。所以田光死了,荆轲没有挽留他,因为他懂他,理解他,所以他让田光死,这是不是很无情?也许这是英雄之间才能理解的另一种“道”吧。死之前把荆轲推荐给了太子丹。

夕阳如血,染红了大半片天空。荆轲看到那把匕首的时候也是在黄昏的时候。
匕首是赵夫人的大手笔。奇利无比。太子丹让药师在匕首的上面又镀上了一层剧毒,人一旦接触立即就会死去。荆轲深深地记得那些作为试验品的人在临死前的表情,那是他见到的最让人可柨的表情。太子丹已经做好了让秦王死的准备。
当然,在铸造完这柄锋利的匕首之时,也是一代名剑铸造家赵夫人魂归故地之时。这是计划里必然不可缺少的细节。
当然,光有锋利的匕首是不够的,还需要燕国幽州十二县最肥沃的土地的地图。最重要的还要有一个人的人头,那就是樊於期,从秦国逃亡到燕国的樊於期。秦王恨樊於期入骨,担心樊於期有一天会回去报仇,因为他杀了他全家。当然,樊於期是不会放过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放过一个杀你全家的人。可是在这件事上,太子丹显出了从未有过的慈爱。于是只有荆轲亲自去找樊於期了。

樊於期的人头被装在一个华丽的盒子里。华丽的盒子。血淋淋的人头。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借口来保持自己美好的声望的,太子丹也是这样的人,高渐离明白为什么他自己不亲自对樊於期说,而让荆轲当了刽子手。这体现着的是人类的另一种虚伪。披着华丽的外衣。于是,樊於期死了。
樊於期死得有自己的理由,仇恨就是一种,所以他不恨太子丹,也不恨荆轲。

公元前220年,燕王太子丹上表抵达秦国。
表上有几行字:“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不敢举兵以逆军吏,愿举国为内臣,比诸侯之列,给贡职如郡县,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恐惧不敢自陈,谨斩樊于期之头,及献燕督亢之地图,函封,燕王拜送于庭,使使以闻大王,唯大王命之。”
秦王大悦。

酒杯,干了。
那是在易水河畔。高渐离为荆轲斟满了酒,荆轲一饮而尽。
在临行之前荆轲再一次听高渐离击筑,乐音凄婉而苍凉。荆轲唱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声音洪亮而激烈。
高渐离听到了风声,风从易水河畔的背面吹来,高渐离闻到了离别的气味,短暂的,还是永别?荆轲没有去想,高渐离也没有去想。
他们只是喝酒,击筑。酒杯干了,然后加满再喝。

秦武阳捧着匣子,华丽的匣子,一张地图,一张裹着赵夫人打造的匕首的地图,他的心有些颤抖,他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紧张过。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四周都是武士,都是武功顶尖的武士。他们的手里的长矛泛着清冷的光芒。眼里装满了杀气。
秦武阳的身上也有杀气,荆轲在燕国的集市上见到他的时候他的剑下已经倒下了六个人,他的剑尖上还有血迹,血一滴滴地嘀嗒在地面上,很快就干了。于是就在那一刻荆轲选择了他,作为自己刺秦的副手。
可是现在他很紧张,荆轲也感觉到了,他能听到他极力在掩饰自己的心跳声,所以即使很小声,荆轲还是听到了。可是他不怪他,因为每个人到了这样的环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紧张的,当年专诸行刺吴王僚的时候未尝没有紧张过,像曹沫那样的沉稳的人在面对齐桓公时也不免心虚,何况是秦武阳呢?
秦王也感觉到了,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好像有一股凉风吹过,透骨的寒。也就是在那一刻,他看到了来献图的荆轲和秦武阳。
匣子被打开了,于是他看到了樊於期的人头,人头像是活的一样,瞪着仇恨的眼睛,可是毕竟他已经死了,死了的人对人是构不成威胁的。秦王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看到了秦武阳手中的地图,那是太子丹讲和的条件,也是自己垂涎已久的土地。可是在秦武阳慢慢地打开地图时,他发现背后那种寒冷的感觉越来越真实,自己几乎都要窒息了,地图像画轴一样被慢慢地打开,就像翻开的死亡的画卷一样,但是,那到底是谁的坟墓呢?荆轲一边给秦王讲解,一边已经握住了匕首的柄,在抓住剑柄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已经斜刺了过去……

高渐离握着青铜制的高脚酒杯,慢慢地把酒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他知道,再也没有人会像荆轲那样陪自己喝酒了,再也没有人能和自己一边喝酒一边高歌了,因为高歌的人已死,喝酒的人已亡。像荆轲这样的人,一生能够遇到一个也就已经够了,人生得一知己,死亦足也。
荆轲在秦国被车裂的消息传到燕国的时候,引起了一场混乱,太子丹也知道,灾难即将来临,然而高渐离只是抬头看着天空,天空的云朵忽聚忽散,然后他带着自己的筑出走了。
十一
秦王抚着被刮破的袖子,想到那刺来的一剑,想到荆轲的眼神,依然心有余悸。
如果那一剑没有刺偏,如果自己没有恰巧躲过那刺来的一剑,那麽历史该怎样改写?没有人知道。可是秦王记住了荆轲,记住了那柄让自己胆战心寒的匕首。也记住了荆轲面对群人的攻击而面不改色的表情,没有人能形容那种沉稳,那是秦王见过的最棘手的刺客,也是最让人敬畏的刺客。
荆轲被行刑的那天他站在城门上,看着城门下面的人们,看着四匹马向着四个方向狂奔,然后他看到荆轲的身体像被撕裂的布帛一样,发出尖锐的声音。荆轲的头从他的身体上分离开来,落在地上。可是,那种表情一直没有变。依旧那样的冷。是真正的刺客才有的那种冷酷。
十二
秦王出游是在午后,咸阳城里热闹非常,也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而他听到击筑的声音也是在午后,高渐离的击筑的声音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如大河之水奔流不息,时而如高山映月,让人遐思。
秦王似乎被迷住了,懂得音乐的人才能明白音乐里所蕴含的无限内容,才能从那忽开忽合的七律中读懂弹奏者的高超技艺。秦王听得出宫商角徵羽里的变换无穷,虽然对音律他研究不深,可是在戎马生涯中他也曾经阅历过。所以当他听到高渐离击筑的声音时,他问左右的侍卫,弹奏者是谁?左右就向过路人打听,然后回报:是一介草民高渐离。已经在集市上敲打了好几天了。听到这里的时候秦王放下了车幔。
十三
高渐离被请到一间豪华的旅店已经是五日之后。他抱着他的筑,坐在院子当中开始敲击,秦王就坐在离他丈外的座椅上。他能看得到他,秦王当然也能够看到他,秦王的身后是两名贴身侍卫。
于是他开始敲击,“铿,铿,铿。”声音由短促转到悠长,之后又是一转,渐而变为偏急,如同夏日的雨点击打在石块上面,渐而越来越急,越来越急,像是战场上两军对垒的声音,刀剑开始对击,盾牌镗铛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秦王忽然叫了一声:停!于是那乐音戛然而止。
“我知道你是谁了,”秦王说。
“哦?”高渐离反问。
“你是来刺杀我的。”说时迟那时快,高渐离已经把自己的筑扔了过去,筑里面灌满了铅。可是已经迟了,也在此同时,秦王的两名侍卫的剑已经刺了过来,剑锋斜斜地刺进了高渐离的胸膛里。
“四天前我在集市里就听出了你乐音里的杀气,但是我是真的很欣赏你击的筑。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应该是荆轲的朋友吧?你死后我会将你和他葬在一起的”这是高渐离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门外,是落山的夕阳。天边是一片金黄色的霞光。

共 51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刺客的夕阳”,首先给人一种美丽而又不详的预感,勾起了读者想读此篇的欲望。文章从剑客荆轲独饮的落寞,到同高渐离在一起时的“酒逢知己千杯少”,太子丹的国恨、樊於期的家仇、田光的成全,促成了“荆轲刺秦王”的狭义之事。毫无悬念的,谁都知道荆轲的最终下场,但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仍然会对“穷图匕现”的情景提心吊胆,更会为荆轲和高渐离那视死如归的情义而感动肺腑。残阳如血,浸染着历史的丰碑,哪怕历经了上千年,那些关于友情,关于反抗残暴等狭义故事仍值得传颂。拜读、欣赏!【编辑:风飞沙】
1 楼 文友: 2015-06-02 20: :2 感谢小白对短篇小说的支持,祝佳作不断!
2 楼 文友: 2015-06-02 20: 7:1 关于荆轲刺秦王,关于荆轲和高渐离,关于太子丹、田光、樊於期 这些耳熟能详的的人,这些耳熟能详的的事,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出来,还可以让人饶有兴味地看下去,足见小白的笔力。期待耕作精彩,欢迎继续投稿。小孩眼屎多
小儿小便黄
小孩消化不好怎么办
小孩子流鼻血